• <tr id='YQg2kx'><strong id='anWWJ6'></strong><small id='jjzw2i'></small><button id='vK1HTe'></button><li id='Bz7oSq'><noscript id='RV4xGs'><big id='1hy2H3'></big><dt id='WdS37v'></dt></noscript></li></tr><ol id='lJcayc'><option id='BrJ5JE'><table id='yuwbKf'><blockquote id='64X17h'><tbody id='K43q9g'></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SEpWYZ'></u><kbd id='KNiDcG'><kbd id='ittEz4'></kbd></kbd>

    <code id='pEJc42'><strong id='Vvj5oy'></strong></code>

    <fieldset id='0R7YrB'></fieldset>
          <span id='usqY1K'></span>

              <ins id='dBAETO'></ins>
              <acronym id='YtomMv'><em id='uzVR4d'></em><td id='rBMRzF'><div id='jQfnJe'></div></td></acronym><address id='fz9BpN'><big id='Mod9lP'><big id='aIoTxo'></big><legend id='OyRMBp'></legend></big></address>

              <i id='8dsX59'><div id='rhRDPd'><ins id='tLJIDR'></ins></div></i>
              <i id='KttcLQ'></i>
            1. <dl id='540qZV'></dl>
              1. <blockquote id='NkKRGg'><q id='ncE79X'><noscript id='eD5iRP'></noscript><dt id='Hq7o2n'></dt></q></blockquote><noframes id='VDXmB7'><i id='cXwQD8'></i>

                双色球28个亿元奖排行:深圳1.61亿巨奖列第14

                发稿时间: 2020-12-26 20:14:20

                【当前是非缓存模式,刷新页面】描述支持一行一个日本大米欲开拓中国市场瞄准世界最大大米消费国

                (原标题:双色球28个亿元奖排行:深圳1.61亿巨奖列第14)

                  新华社南昌12月24日电 题:跨越90载 兴国再调查

                  新华社记者郭强、程迪

                  江西兴国县,著名的苏区模范县、红军县、将军县。苏区时期,全县23万人口中参军参战的达9.3万人,烈士有5万多人,走出56位开国将军。

                  90年前,毛泽东同志在行军途中找到兴国县前来参军的八位农民召开调查会,写下著名的《兴国调查》,详细记录了当时的革命斗争形势和群众生活。

                  90年后,中华民族即将迎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历史时刻,兴国县也顺利脱贫。记者深入当地寻访这八位农民后人,在今昔巨变中感受中国共产党为人民谋幸福的永恒初心。

                  新村新貌:告别土坯房,住上小楼房

                  走进兴国县永丰乡马良村,64岁的李吉元家新房中,电冰箱、电视机、洗衣机等一应俱全,桌上摆着脐橙、饼干、花生等款待客人。李吉元的爷爷李昌英是当年参加调查会的八位农民之一。

                  据《兴国调查》记载,李昌英家有六人,年景好时只能收十七石谷,而每年要吃四十石谷,不够的靠番薯补充,除逢年过节外平时吃不上肉。

                  李昌英家境况,是当时兴国贫苦农民生活的写照。

                  据《兴国调查》记载,当时的兴国第十区,占总人口百分之六的地主富农占有百分之八十的土地,贫苦农民要遭受地租、高利、税捐等多种剥削,“贫农百分之六十房子不够住”。

                  共产党到来后,贫苦农民才看到翻身的希望。分田地、分山林、分池塘、分房屋……一系列举措让他们的命运开始改变。

                  据《兴国调查》记载,李昌英家六人每人分得七石谷(注:指产量为七石谷的田),加上一些番薯,勉强够吃,家里欠下的一千二百毛债被废除了。物价也便宜了,过去油二十三元一担,现在只要十元一担,肉过去五百三十文一斤,现在三百二十文一斤……

                  秉持为民初心,赢得民心所向。

                  当地百姓踊跃参军。八位农民中,除一人因年龄偏大外,其他七人都当了红军,六人成为烈士。

                  初心感召,前仆后继,终换来新中国的成立和人民的幸福生活。

                  在兴国,很多贫苦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走上致富道路。但一段时间里,由于自然禀赋差、战争创伤大,兴国整体发展依然不足,成为贫困县,八位农民后代中也有一些未摆脱贫困,面临住房难、行路难、喝水难等问题。

                  2012年6月,《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一场声势浩大的脱贫攻坚战也随之打响。

                  危旧土坯房改造、农村电网升级、公路危桥改造、安全饮水工程启动……兴国迎来山乡巨变,4万多户住在危旧土坯房的农民住进新房,25户以上自然村全部通了水泥路,农村安全饮水覆盖率100%。

                  八位农民的后人全部住上小楼房,水泥路直通家门口。

                  在兴国县均村乡长教村,82岁的陈显来坐在自家院里晒太阳,身后是一栋外墙贴着瓷砖的新房。他是八位农民之一陈北平的继子。陈北平三兄弟参加红军牺牲后他被过继过来。

                  在政府补助下,陈显来从土坯房搬进新房,他在新房门前写下对联:“昔日三兄弟,齐心协力干革命;今朝四代人,乐业安居谢党恩。”

                  新产新业:告别地里“刨食”,迎来土里“生金”

                  走进八位农民之一陈侦山的后人陈庄德家,两层半的小楼格外洋气,地上还铺了瓷砖。十多年前,陈庄德前往福建创业,如今年毛收入超30万元。

                  他小时候常听父亲讲起爷爷的故事:爷爷三兄弟,老大摆油盐摊子,老二读过几年书,从十九岁起学看风水,老三做篾匠学徒……老大“借人一千三百毛做本,蚀掉了”,每年全家收的三十石谷有三分之一要用来还利。

                  在旧社会,想闯出一片天地谈何容易,更多农民只能在地里“刨食”。但兴国多半石半土的红壤,水土流失严重,一度被称为“江南沙漠”。本就贫瘠的土地,加上极不平等的土地占有关系,贫苦农民不仅填不饱肚子,还欠下一身债。

                  李昌英欠债一千二百毛,陈侦山欠债一千三百毛,雷汉香欠债一千二百毛……据《兴国调查》记载,中农里完全不欠债的只占百分之十,更不要说贫农了。

                  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贫苦农民的日子才一天天好起来。

                  致富先治穷,治穷先治山水田——

                  20世纪80年代以来,兴国投入8亿多元生态扶贫资金,带动10亿多元社会资本,治理水土流失,实施了水保林、经果林、小型水保等工程和项目。

                  一座座荒山披上“绿衣裳”,兴国植被覆盖率由28%提升至82.8%,穷山恶水变青山绿水。

                  山增绿,人增收——

                  八位农民的后代房前屋后变绿了,更重要的是,眼前的青山还变为金山银山。

                  在李吉元所在的永丰乡马良村,当地通过“公司+合作社+贫困户”模式,在山上种起脐橙和油茶。“过去,我们在土里‘刨食’,现在地里‘生金’。”村支书钟礼发说,目前,合作社基地规模达360亩,经济效益达800万元,村里贫困户全部脱贫。

                  在政府扶持下,李吉元不仅种了油茶、脐橙,还养了鸡和牛,去年成功脱贫。

                  “2016年以来,我们重点发展蔬菜、油茶、脐橙、茶叶、中药材等特色产业。”兴国县扶贫办主任廖顺尧说,目前,全县已建成农业产业扶贫基地515个,带动28377户贫困户稳定增收,全县14.2万亩脐橙基地中,长期务工的贫困户年均增收超1.5万元。

                  还有许多农民和陈庄德一样走出农村,闯出新天地——

                  不少农民务工和创业收入成为家里主要经济来源。

                  八位农民之一温奉章的儿子温常鑫从公办教师岗位退休后,每月有退休金,三个儿子中两个在沿海打工,成家后每人建了一栋房子。指着家里三栋连成一排的房子,温常鑫感慨:“穷苦人民真的翻了身,日子一天比一天好!”

                  新生新梦:告别“代际贫困”,迈向更好生活

                  来到陈侦山孙子陈庄奎家,客厅一面贴满“三好学生”等奖状的墙引人注目。如今,陈侦山后人里有三人考上大学。

                  这对90年前的八位农民来说,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据《兴国调查》记载,这八人中黄大春“未曾读过书”,陈侦山“读过八年书”,陈北平“读过六年半书”,傅济庭“读过六年书,勉强看得清报”,温奉章“读过四年书,标语能认一半”。

                  而八位农民的后代中,除傅济庭的长子傅学扬没读过书外,其余七位农民的儿子都读过小学或初中,年轻一代中不少考上大学,摆脱了“代际贫困”。

                  几代人的求学路,也是老区民生改善之路。

                  2012年,兴国在赣南率先实施“红军后代贫困学子及孤儿特困生关爱工程”,开设9个“两红班”,供符合条件的贫困学子免费就读,并发放生活补助。

                  傅济庭的后人傅传荷说,他两个孙子都在“两红班”就读,“每年不仅能减免几千元学费,还补助生活费。我常常跟孩子说,要考大学,回报党和国家!”

                  改善的远不止教育。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农村合作医疗、养老服务、困难群体救助等一系列制度的完善,包括这八位农民的后代在内,越来越多群众过上了老有所养、病有所医、弱有所扶的生活。

                  黄英明,八位农民之一黄大春的继子,患有心脏病,需要长期治疗。79岁的他告诉记者,自己和老伴有低保、烈属抚恤金和养老金,一个月能有1500元左右,每天家门口有两趟中巴车到县城,“去医院方便,看病有报销”。

                  八位农民之一雷汉香的孙子雷贻来说,村里有了小广场、图书室,活动室,开通了卫星电视、互联网,文化生活越来越丰富。“这样的日子,是爷爷那辈人做梦都想不到的。”他说。

                  2020年,兴国县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

                  “八位农民后代的生活变迁,就像几滴水珠,折射出共产党人跨越时空、矢志不渝的为民初心和亿万农民从贫穷走向小康的伟大历程。”兴国县委书记赖晓军说。

                【编辑:田博群】
                銆銆闄堝皬姹熷嚭鐢熶簬1962骞6鏈堬紝娴欐睙榫欐父浜猴紝澶у姣曚笟浜庢姹夋按鍒╃數鍔涘闄紙鍚庡苟鍏ユ姹夊ぇ瀛︼級锛屾棭骞村厛鍚庡湪涓浗鐢靛姏鎶ョぞ銆佷腑鍥芥按鍒╃數鍔涙姤绀惧拰涓浗姘村埄鎶ョぞ宸ヤ綔锛1996骞村嚭浠讳腑鍥芥按鍒╂姤绀剧ぞ闀裤佸厷濮斾功璁般

                銆銆1937骞村锛屾棩鏈彂鍔ㄥ叏闈镜鍗庢垬浜夛紝涓嶄粎缁欎腑鍗庢皯鏃忓甫鏉ユ繁閲嶇伨闅撅紝涔熶娇涓浗鐨勯偦鍥借嫃鑱旀繁鎰熶笉瀹夈1937骞8鏈堬紝鑻忚仈涓庝腑鍥芥斂搴滅璁€婁腑鑻忎簰涓嶄镜鐘潯绾︺嬶紝鎹锛岃嫃鑱斿紑濮嬪ぇ瑙勬ā鎻村姪涓浗鎶楁垬銆

                銆銆2002.02鈥2008.06涓ぎ鍏氭牎鏍″姟濮斿憳浼氬鍛樸佸煿璁儴涓讳换锛堝叾闂达細2004.02鈥2006.01鎸傝亴浠婚檿瑗跨渷瑗垮畨甯傚鍓功璁帮級

                銆銆杩戞棩鈥滄斂浜嬪効鈥濅粠浜烘皯鍑虹増绀捐幏鎮夛紝鑻忚仈钁楀悕鏂伴椈鐢靛奖鎽勫奖甯堢綏鏇悸峰崱灏旀浖鐨勭邯瀹炶憲浣溿婂湪鍗庝竴骞淬嬩腑鏂囩増锛屽凡鐢变汉姘戝嚭鐗堢ぞ鍑虹増鍙戣銆傛湰涔﹁瑾変负鑻忚仈浜哄啓鐨勨溿婅タ琛屾极璁般嬧濓紝涔︿腑鍗″皵鏇艰缁嗚杩颁簡1939骞5鏈堜粬鍦ㄥ欢瀹変笌姣涙辰涓滀氦寰鐨勮繃绋嬶紝骞舵媿涓嬩簡澶氬紶鍘嗗彶鐓х墖銆傚叾涓竴寮犳瘺娉戒笢鐨勭壒鍐欑収鐗囷紝姝ゆ绯婚娆″湪鍥藉唴鍙戝竷銆

                来源:admin  责编:秩名